唐駁虎:前蘇聯地區頻頻出事,都是這個原則惹的禍!
4方

唐駁虎:前蘇聯地區頻頻出事,都是這個原則惹的禍!

2020年10月09日 18:43:47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 吉爾吉斯斯坦國土面積20萬平方公里,是一個高山之國。因為地理位置和環境的原因,吉爾吉斯斯坦難以富裕。在亞洲和全世界的人均GDP排名中,都是墊底的。

2、就地理條件和生產方式來説,吉爾吉斯斯坦也長期存在着“北方”與“南方”之間的紛爭。 每當以奧什為中心的南方地區,因不滿北方地區的統治而產生動盪時,南方的烏茲別克人就會生髮出加入烏茲別克的想法。

3、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政權一直由南北輪樁掌控。2017年10月,前總理索隆拜·熱恩別科夫當選總統。他上任後,與前總統阿坦巴耶夫發生激烈的軍事衝突,後阿坦巴耶夫繳械投降並被定罪關押。

4、今年10月4日的議會選舉之後,阿坦巴耶夫的兒子塞伊特貝克·阿坦巴耶夫舉行抗議,成功攻佔“白宮”並釋放了阿坦巴耶夫。目前反對派控制了吉爾吉斯首都中心地帶。隨後政府發佈公告稱將在兩週內確定議會重新選舉的日期。

5、吉爾吉斯斯坦政治傳統完全仍停留在部族分野時代,家族、裙帶和利益集團在吉內政中扮演重要角色。基於族羣心理、地緣結構,而引發的結構性矛盾,應該都很難解決。

| 10月8日,吉爾吉斯斯坦總統熱恩別科夫宣佈,他準備在執行權力機構的合法領導人獲得批准且該國走上法制之路後辭去國家元首職務。

10月8日,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吉爾吉斯斯坦總統“下落不明” 政府決定關閉邊境》這則新聞出乎意料地登上了中國新聞熱榜的頭條。這也是這個國家很少幾次被中國人關注到的時刻。

中國有14個陸上鄰國,和7個海上鄰國。而在這21個國家中,吉爾吉斯斯坦,這個有着拗口名字的國度,無疑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一個。

能指出它位於與新疆接壤的中亞,就已經算是地理達人了。

至於這麼一個國家內部是什麼樣,有什麼樣的矛盾與紛爭,想必絕大多數一有國際政治熱點就侃侃而談的自媒體,張口結舌也説不出兩個字。強行順口胡謅,必然都是胡説八道。

吉爾吉斯的又一次總統大戰,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再一次納卡衝突,也是中國人認知極其陌生的中亞-高加索歷史地理,乃至俄羅斯周邊國家存在的根本性結構問題的一次時機。

地理與山地環境

首先分辨一下中亞的五個斯坦:

哈薩克斯坦 面積最大,是世界最大的內陸國;位置最北,北方與俄羅斯西伯利亞接壤,東邊與中國新疆的大伊犁州(副省級的伊犁哈薩克自治州,轄塔城、阿勒泰2個地區,並直轄11個縣級單位)接壤。

哈薩克斯坦故都是東南的阿拉木圖,新都是中北部的阿斯塔納。

哈東南方向就是吉爾吉斯斯坦,隔着高山與新疆的阿克蘇地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接壤,中國的柯爾克孜族就是吉爾吉斯的另一種譯音。

吉爾吉斯斯坦再往南就是塔吉克斯坦,是名副其實的高山之國,首都杜尚別。與新疆的克州、塔什庫爾幹塔吉克縣接壤。

| 烏茲、吉爾、塔吉三國互相咬合糾纏在一起的國土,是費爾幹納盆地劃分的奇特結果。

哈薩克族、柯爾克孜(吉爾吉斯)族、塔吉克族還有烏孜別克(烏茲別克)族都是跨境民族,生活在新疆的這幾個民族中國籍公民也是56個民族的一部分。

吉、塔西邊,是中亞人口第一大國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 佔據了中亞傳統農耕區中的最好的幾個:

佔有了費爾干納最富饒的盆地核心區域,周圍山區歸吉塔國,佔有了河中地區的撒馬爾罕和布哈拉綠洲,佔有了花剌子模的綠洲希瓦。

| 中亞幾大農業區及首都劃分,紅為烏茲,黃為塔吉,紫為吉爾,藍為哈薩,青為土庫。

因此,烏茲的人口數量和人口密度遠超其他4個斯坦,位於中亞第一。

烏茲西南方,是神祕封閉的土庫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接近伊朗邊境。烏茲、土庫,都不與中國接壤。

中亞西邊是裏海,哈薩、土庫瀕海;南邊是伊朗、阿富汗,土庫與伊朗接壤,土庫、烏茲、塔吉與阿富汗接壤。

國土面積20萬平方公里的吉爾吉斯斯坦也是一個高山之國。整個國境都處於天山山脈西段阿拉套山和帕米爾-阿賴山系之中。

全境海拔大都在500米之上,而1/3的地區在海拔3000~4000米之間。

而吉爾吉斯斯坦最著名的地理標誌,是被雪山環繞的伊塞克湖,湛藍的像“上帝遺落的明珠”。

| 貧瘠深處的蔚藍“大海”- 伊塞克湖

伊塞克湖 面積6300平方公里,遠大於中國最大的湖泊-青海湖。 大致是鄱陽湖+太湖的面積總和。

湖的北岸是連綿的雪山和楚河平原。這裏因為水草豐美,較為平緩,是古代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

而玄奘西行前往天竺,也經過了伊塞克湖,不過他走的是荒涼的南岸,把這個湖叫做“大清池”。

除了玄奘,這裏還走過張騫、李白還有高仙芝。可以説,伊塞克湖見證了中國和西方的兩千年交往歷史。

托克馬克就是曾經的碎葉城,曾經是唐朝鼎盛時期的安西四鎮之一。大詩人李白的出生地便在此地。六歲之後的李白才跟隨家人回到了大唐。

現在名叫奧什的城市,在漢代被譯為貳師。最早出自《史記·大宛列傳》。

而《漢書》裏的《張騫李廣利列傳·李廣利》裏也記載到:漢武帝想要大宛的良駒,就命李廣利率軍去搶奪。因為此行的目的地是貳師城,所以李廣利被稱為“貳師將軍”。

| 比什凱克的阿拉太廣場,兼具蘇聯和伊斯蘭的影響

比什凱克 倒是自古以來的名字,意思是“攪拌馬奶的棒子”。 在蘇聯時期,被以名人命名為“伏龍芝”。

它同樣是因為絲綢之路而興起,有着曾經的繁華。而現在卻是亞洲最貧窮的首都之一,僅僅好於隔壁的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

因為地理位置和環境的原因,吉爾吉斯斯坦確實難以富裕。人均GDP僅在1200美元量級,還不如印度的2000美元。

在亞洲人均GDP排名上,47個國家裏,吉國排名是43名,在全世界也是墊底的一批國家。

吉爾吉斯斯坦的國土中,適於人口集中居住的區域被天山等幾條山脈分隔,形成以楚河谷地為中心的北方地區和以費爾干納谷地邊緣的南方地區:

天山北麓則是北方四州——楚河州、塔拉斯州、納倫州、伊塞克湖州,區域中心城市是首都比什凱克市(直轄市)。

天山南麓是南方三州——奧什州、巴特肯州和賈拉拉巴德州,區域中心城市為奧什市(直轄市),也被稱為“南都”。

地緣與族羣紛爭

就地理條件和生產方式來説,中亞被“北牧南農”分為兩塊。同樣,吉爾吉斯斯坦也長期存在着“北方”與“南方”之間的紛爭。

其中,中亞最大的綠洲——費爾幹納盆地,擁有幾千年的農業傳統。

不過,現在生存在中亞各綠洲的農業民族,本身都曾帶有遊牧基因。他們都是從四處遊牧到此的歐、亞部落,不斷的與原住民融合而形成的。

儘管農耕文明比遊牧文化更為先進,但這並不影響遊牧民族為自己擁有更大的生存空間、更貼近自然的生存狀態而感到自豪。

由於生活習性和文化不同,在遊牧民族眼裏,農耕民族狡詐、唯利是圖,而農耕民族則認為逐水草而生的遊牧民族好鬥、懶惰。這是世界歷史的常態。

幾乎每一個曾在類似費爾幹納盆地這樣的綠洲附近遊牧的部落,都會為自己的遊牧文化感到驕傲,並鄙視那些定居農耕者。

| 帕米爾的胡禿鷲是吉國的精神象徵

在突厥語中,這類定居農耕者通常被稱為“撒爾塔人”(sart,也譯為薩爾特人)。

問題是,每一個曾經鄙視過定居農耕者的遊牧部落,一旦自己入主這些綠洲,也都會受客觀環境影響定居下來。

一個民族必須適應一片土地的生產方式,才能夠真正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否則即使在軍事上取得一時的勝利,最終也不過是歷史的過客。

這一規律在東亞農耕核心區的歷史中,也已經無數次的得到驗證。

| 中亞的核心精華地帶——費爾幹納盆地,匯聚了烏茲、吉爾、塔吉三國的精華

費爾幹納盆地的農業已經開發了二千多年,每一個時代都有新的遊牧基因加入。

然後,這些定居下來的農耕者、前遊牧部落,也同樣會被其他仍堅持遊牧的部落所鄙視,並稱之為“撒爾塔人”。

在歷史上,曾經有非常多的民族,被遊牧者叫過“撒爾塔人”。所以撒爾塔之名,與其説是民族之名,倒不如説是指定居者。

| 奧什城的蘇萊曼清真寺

像現在費爾幹納盆地最主要的主人——烏茲別克族,原來也是遊牧民族,源於14世紀時蒙古四大汗國之一的金帳(欽察)汗國的烏孜別克汗。

15世紀金帳汗國瓦解後。部分烏孜別克遊牧部落南下,進入了費爾干納農耕區,佔領了布哈拉、撒馬爾罕、希瓦、烏爾根奇和塔什干等城市,和當地從事農業的居民相互融合,最終成為佔據了中亞大部分農業用地、人口最多的民族。

以這個規律來説,一部分曾在山地遊牧的吉爾吉斯人,向西進入費爾幹納盆地邊緣,並最終轉型,也會與比他們早一步定居於此的農耕民族——烏茲別克人融合。

那麼他們也同樣會被北方仍在遊牧的(前)同胞,稱之為撒爾塔人。這就是費爾幹納盆地邊緣的吉爾吉斯斯坦南方三州——奧什州、巴特肯州和賈拉拉巴德州。

這裏包括更正統的烏茲別克人,也包括正在逐漸烏茲別克化的吉爾吉斯人。

可以大致統稱為吉爾吉斯斯坦的烏茲別克人,或者南方人。

民族與國界劃分

其實古典時期的中亞各部,民族界限還是很模糊的,以血源、語言為紐帶的部族標籤,通常會更容易成為身份的證明。

行政區劃也是如此。在帝俄時期,中亞分別統屬於“突厥斯坦總督區”(主要是今天的烏茲、土庫、吉爾、塔吉)和“草原總督區”(主要是今天的哈薩東部),並沒有今天五個斯坦這樣細緻的劃分。

但自從蘇聯實施民族甄別,將中亞地區劃分為哈、吉、烏、塔、土五族之後,中亞各部之間原本並不太明確的民族、地區界限,開始變得清晰。

然而在身份證明上,為每一個人劃定民族身份是一回事,為各民族國家劃定行政邊界又是一回事。

因為在遊牧與農耕文化交織的中亞,尤其是各民族匯聚的費爾幹納盆地,無論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劃分民族,本來都不可避免地出現犬牙交錯的雜居情況。

| 中亞衞星圖,大部分為乾旱地區,只有費爾幹納盆地(紅框內)、七河綠洲、花剌子模綠洲、南哈草原,以及中國新疆的伊犁河谷等少數地區,降水量較大且平坦,適合農耕,也就成為多民族爭奪的目標。

而且鑑於烏茲別克在費爾幹納盆地的強勢地位,蘇聯並沒有把整個費爾幹納盆地都劃給烏茲別克斯坦。

而是把盆地東部、南部邊緣的丘陵地帶,奧什這些民族相雜的區域,交給了吉爾吉斯斯坦

盆地西部關口的苦盞,則交給了塔吉克斯坦

| 中亞人口密度圖

從種族上看,現在被迫退守帕米爾高原、興都庫什山一帶的塔吉克人,才是當年那些最早開拓中亞之地的歐洲遊牧民族的後裔。

也正基於此,塔吉克人所操持的語言,與伊朗高原上同樣保持歐洲基因的波斯人更為接近。

這也使得它們在黃白混種、突厥族系的中亞顯得更為獨特。

不僅如此,蘇聯對中亞其他幾個綠洲農耕區的劃分,還把塔什干綠洲的西部劃給了哈薩,把花剌子模綠洲的西部劃給了土庫,北部給了哈薩。

| 中亞幾大農業區及首都劃分,紅為烏茲,黃為塔吉,紫為吉爾,藍為哈薩,青為土庫。

蘇聯在劃分邊界時,專門避免了這幾塊綠洲同屬一國(人口最多的烏茲),以及其中大面積的綠洲完整的歸屬一個加盟國。

蘇聯搞中亞民族劃分、費爾干納分界,首要目的是為了消除一些人建立“中亞聯邦”“突厥斯坦”等“大突厥”民族國家的幻想。

從平衡的角度來看,這樣的做法也很有道理。畢竟境內山地比例過大的吉爾、塔吉,旱地太多耕地不足的哈薩、土庫,都需要一個自己的糧倉和補充人口。

但更本質的原因還是制衡與切割。

這就是1924年中亞工作組塔什干會議確定和實際實施的民族識別、行政邊界劃分原則——犬牙交錯、互相牽制。

| 費爾幹納盆地形成了犬牙交錯、互相嵌套的國界與飛地

同樣,各斯坦國的邊界也沒有按“識別”的族羣劃分,每個國家都有20~30%的隔壁國家民族:

哈薩克斯坦 北部劃入了俄羅斯族居多的南西伯利亞,南部劃入烏茲別克族居多的南哈農耕區。

烏茲別克斯坦 東南部劃入塔吉克族的聚居區蘇爾漢河州,而這裏與塔吉首都杜尚別同屬一條河谷。

費爾幹納盆地的劃分如上所述,東、南邊緣的奧什等地劃歸吉爾吉斯斯坦,西部的山口苦盞劃歸塔吉克斯坦,而這都是烏茲別克人或者烏茲別克化人口占多數的地區。

土庫曼斯坦 在得到一大半花刺子模綠洲的同時,也接收了同樣比例的烏茲別克人口。

而在地理上,受高山阻礙,在當時的交通條件下:

烏茲 首都在內的大部分地區進入費爾干納,需要過塔吉的苦盞山口(上圖紅線);

塔吉 的苦盞和南邊的首府杜尚別之間,需要借道烏茲(上圖黃線);

吉爾 的奧什和北邊的首府比什凱克之間,更是需要借道烏茲、哈薩,繞道上千公里(上圖紫線)。

另外,塔吉、烏茲在吉爾還有多塊飛地(上圖底部中間位置,黑色封閉小圈)。

這麼一搞,中亞幾國的國土可以説是先天性粉碎性骨折。本國之間的來往,還必須借道他國通過。

同樣,現在燃起戰火的亞美尼亞-阿塞拜疆之間的納卡地區爭端,也有這方面的因素。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多數為亞美尼亞人,然而蘇聯卻將這裏劃歸阿塞拜疆管轄。

對此亞美尼亞一直十分不滿,一有機會就要求聯盟中央“糾正”。為此亞美尼亞不少領導人在斯大林時期被作為“民族主義分子”慘遭壓迫。

可以説,蘇聯把“犬牙交錯”的制衡原則,在中亞、高加索等民族地區玩到了極致。但最終還是未能阻擋各國獨立、分崩離析。

而這也為蘇聯解體後各國之間與內部的穩定,埋下了巨大的隱患。各國民族、地理、資源的紛爭不斷,內部也一直都有巨大的矛盾。

蘇聯時期,為平衡吉爾吉斯南北勢力,共和國書記採取了南北輪流坐莊的方式,緩解了雙方的矛盾。

而且各加盟共和國並不是具有獨立主權的主體,所以族羣地區矛盾可以在蘇聯中央的協調和管理下解決。

但是,當這些國家獨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當然,真鬧到不可開交的時候,俄羅斯還是可以當老大出面調解。這就是“巧妙”的制衡。

| 此圖資料較舊,1999年10月奧什州的西部,分析出巴特肯州

吉國人口650萬,南、北方各佔一半。 吉爾吉斯族是主體民族,佔總人口的65%。 排在第二的是烏茲別克族。

但在南方三州,兩族所佔人口比例非常接近,特別是在奧什,幾乎是一半對一半。

| 吉爾吉斯坦的國旗和國境輪廓

另外,在蘇聯時期,南方繼續發展農業。 北方則得到中央援助,因此工業發展較為成熟。 這樣就形成了“工業北方”和“農業南方”的格局。

曾經以遊牧為主的北方,一步跳到了工業化時代,變得更加世俗化、蘇聯化,講俄語,也就繼續擴大了與南方的文化差異。

| 吉爾吉斯的國徽是雪山和鷹

也正因在山川相隔、族羣分割、文化差異之下,以奧什為中心的南方地區,常常因為不滿北方地區的統治而產生動盪。

早在蘇聯解體前的1990年6月,奧什的烏茲別克族和吉爾吉斯族之間就爆發了殘酷的民族殺戮,至少300~500人死亡。2010~2011年的南部抗議騷亂中,又有約400人死亡,10萬烏茲別克族逃往烏、吉邊境。

而要讓吉爾吉斯斯坦放棄這條國境線,也是不可能的。雙方接近1:1的人口比例,只會讓博弈的局面變得更復雜。

南北輪樁的政治

1991年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政權一直控制在以阿卡耶夫總統為代表的北方勢力手中。這讓南方勢力極為不滿。

阿卡耶夫執政時期,由於各級官員貪污腐敗現象嚴重,官僚作風橫行,再加上沒有及時調整產業結構以及失去了傳統出口市場,導致十幾年裏,吉爾吉斯斯坦經濟嚴重衰退。

1990年,吉爾吉斯斯坦人均GDP約1220美元,在中亞五國中僅次於哈薩克斯坦。然而到了2004年,人均GDP已降至不足200美元,而同期哈薩克斯坦人均GDP已接近8000美元。

| 北方人阿卡耶夫(左)和南方人巴基耶夫

這種情況下,南方勢力於2005年春天趕走了阿卡耶夫。阿卡耶夫回到莫斯科,重新成為莫斯科大學一名給學生上課的教授、俄羅斯科學院院士。

帶頭造反的南方賈拉拉巴德州的反對派領導人、前總理巴基耶夫同年7月當選新一屆總統。

問題是,巴基耶夫出任總統後的幾年,吉爾吉斯斯坦的經濟並沒有好轉。相反,這位總統同樣貪污腐敗、任人唯親。

在他的老家,巴基耶夫的住所宛如行宮,裏面甚至還建有私人動物園。五年下來,吉爾吉斯人對巴基耶夫逐漸失望。

2010年4月7日,北方几個州率先起事,很快吉軍方和俄羅斯政府也都宣佈支持反對派,巴基耶夫不得不先逃到奧什,然後出奔白俄羅斯,尋求政治避難。

在賈拉拉巴德,憤怒的居民也把他的行宮付之一炬。2014年,吉爾吉斯斯坦軍事法庭缺席判處其無期徒刑。

6月27日,吉全民公投通過新憲法,國家政體改為總統-總理-議會制,奧通巴耶娃出任過渡時期總統。

2011年10月30日,吉舉行總統大選,過渡時期政府總理阿爾馬茲別克·阿塔姆巴耶夫(一般也譯為阿坦巴耶夫)在首輪投票中以62.52%的得票率當選總統,任期六年。

阿坦巴耶夫來自北方楚河州,被認為是北方勢力“復歸”的代表。也一度引發了南方的不滿、抗議和騷亂。

| 熱恩別科夫(左)與阿坦巴耶夫在權力交接儀式上

2017年10月15日,吉舉行新一屆總統選舉,11位候選人蔘選,全國登記選民300萬,約169萬參加投票。

前總理索隆拜·熱恩別科夫在首輪投票中以54.77%的得票率獲勝,當選新一屆總統,任期六年。

| 熱恩別科夫(左)與阿坦巴耶夫在權力交接儀式上

熱恩別科夫雖然是南方人,但卻是阿坦巴耶夫精心安排的接班人。 似乎吉爾吉斯斯坦也完成了第一次非暴力的最高權力平穩交接。

然而,南北力量失衡的作用力最終仍然對國家權力結構產生了決定性影響。

一任總統,一次動盪

2017年,熱恩別科夫當選總統後,開始對安保部門進行人員調整,以削弱阿坦巴耶夫的影響力,隨後更是對其提起腐敗指控。

2019年8月7日晚上,熱恩別科夫下令抓捕阿坦巴耶夫,遭到後者支持者及衞隊暴力拒捕,兩位總統之間的激烈軍事衝突隨即爆發。

阿坦巴耶夫 一方在住所別墅附近依賴地形,一度火力佔優,迫使前來抓捕阿坦巴耶夫的吉爾吉斯斯坦特種部隊撤退。

阿坦巴耶夫還在社交網絡上公佈了自己手持機關槍參與戰鬥的照片。

| 阿坦巴耶夫和時任內務部副部長阿薩諾夫談判

8月8日,與特種部隊僵持對峙了近二十小時後,阿坦巴耶夫意識到自己毫無勝算,在親信、內務部副部長阿薩諾夫的勸降下,走出郊區別墅,繳械投降。

他隨即被以包括腐敗、非法佔用土地、意圖奪取國家政權和謀殺等多重罪名定罪並收押至國家安全委員會監獄。

2020年6月,他被法庭以第一項罪名——腐敗和非法釋放犯罪分子——判處有期徒刑11年零2個月,這次本可能引起動盪的庭審在新冠病毒的陰影下平靜落幕。

但在10月4日(週日)的議會選舉之後,形勢再一次急劇改變。這次抗議的領導人之一,正是前總統阿坦巴耶夫的兒子塞伊特貝克·阿坦巴耶夫

由於議會選舉結果激起多個黨派普遍不滿,10月5日晚上,集結在首都比什凱克中心的抗議者在衝破安全部隊的阻擋後,開始衝擊國會和總統府所在地、吉爾吉斯斯坦“白宮”,併成功攻進了樓內。

抗議人羣抵達白宮前不久,多輛汽車從總統辦公室所在的大樓開出,往比什凱克郊區駛去。現任總統熱恩別科夫及時離開了現場。

在攻佔白宮後,10月6日凌晨,人多勢眾的示威者乘卡車撞倒大門,闖入吉爾吉斯國家安全委員會所在地。

他們釋放了被關押在國安會拘留所內的阿坦巴耶夫和他在任時的總理伊薩科夫,阿坦巴耶夫的兒子與之熱情擁抱,並將其引入到示威人羣之中。

目前,比什凱克街頭的動盪已逐漸平息,反對派控制了吉爾吉斯首都中心地帶。

10月6日,吉爾吉斯斯坦中央選舉委員會發布聲明宣佈本次議會選舉的結果無效。

在聲明發布前半小時,比什凱克市長宣佈辭職。而此後幾十分鐘,抗議者又從監獄裏“救”出了身陷囹圄的前市長。

此前曾擔任內務部副部長的阿薩諾夫(2019年,阿坦巴耶夫被捕後,勸降有功的親信阿薩諾夫也被撤職)坐到了內務部部長的位置上,他被聯合反對派任命為“比什凱克衞戍司令”。

在抗議者走上街頭的整個過程裏,警方並未展現足夠強硬的態度,內務部部長棄辦公室而逃,現任總統熱恩別科夫隨車隊離開,躲在比什凱克附近的某個地點。

但熱恩別科夫仍在通過網絡發聲,他承認選舉中的違規行為,希望與所有政治力量進行對話,呼籲抗議者不要使用暴力。

總統新聞祕書斯塔瑪麗耶娃説,總統仍在比什凱克(未透露具體地點)。

| 引發紛爭的此次議會選舉投票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 10月7日,67名議員(吉議會實行一院制,由120名議員組成)舉行特別會議,選舉了新議長。 還宣佈了原總理庫巴特別克·博羅諾夫卸任,並推選薩德爾·扎帕羅夫為代總理。

吉爾吉斯政府發佈公告,稱局勢正逐步得到控制。吉中選委將在兩週內確定議會重新選舉的日期。

仍處於部族時代的國家

吉爾吉斯斯坦是中亞地區長期遊牧社會傳統保留得最充分的民族國家之一,蘇聯解體後,在土耳其、沙特的傳教之下,宗教氛圍濃厚,尤其是至今仍盛行“搶婚”習俗。

就在熱恩別科夫當政後不久,吉政府出台法令嚴打“違背婦女意志的暴力婚姻”。據吉司法部門提供的數據,2018年裏仍有3942名女青年被搶婚。

但以上還只是報案者的人數,實際受害者遠高於此。女青年被搶婚後,受制於男方家庭的脅迫和自己孃家的勸説,基本束手就擒,被迫成婚,遭受性侵害。

在這樣的民族心理、社會文化之下,吉爾吉斯斯坦的政治傳統完全仍停留在部族分野時代。家族、裙帶和地方集團在吉內政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吉爾吉斯這些基於族羣心理、地緣結構,而引發的結構性矛盾 ,應該都很難解決。

這樣分裂對峙的國家,無論採用什麼樣的體制,都不可能避免爭鬥的命運。

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只能是做一個旁觀者,靜觀其變了。

當然,作為中國鄰國,歷任吉爾吉斯斯坦總統都奉行對華友好政策。這一點倒是不會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