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特朗普和女助理染毒,高超的三重騙局?
4方

唐駁虎:特朗普和女助理染毒,高超的三重騙局?

2020年10月02日 22:06:48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希克斯是一位“漂亮的總統紅人”, 用美國資深新聞調查記者的話——伊萬卡更像是川普的妻子,而希克斯則更像是川普的女兒。

2、 對於跟蹤全球疫情的人來説,川普感染並不是新聞,川普遲遲不感染才是新聞。而關於這一信息是真是假,不少人認為,如果是純演戲的“假感染”,對於川普而言,是一件三重騙局,徹底贏定拜登。

3、川普即使是純演戲的“假感染”,這些套路就會對這些已經絕望憤怒的中間選民起作用嗎?美國大半年以來的疫情、經濟社會狀況已經給出了答案。真假並不重要, 更重要的恐怕還是美國疫情、經濟、社會民意的進一步演化,以及川普和拜登的真實身體狀況。

美國時間10月1日晚上(中國時間10月2日上午)10點半左右,川普的一位高級助手確診感染。

她就是川普最親密的助手: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

漂亮的總統紅人

希克斯的身份非同尋常,她不是一個普通的白宮團隊人員,而是川普最為親近的助手。

她也並非一般報道或者傳聞中的“伊萬卡公司的一位模特”,出身階層不低。

希克斯的家族可謂是公關世家。她的祖父在70年代石油危機期間為大型石油公司德士古(Texaco)負責公關事務。

她的父親則擔任美國第一運動——全美橄欖球聯盟(NFL)的公關副總裁,專門處理球星醜聞以及各種公關危機。

至於生於1988年的富家女兒希克斯,在小學六年級時,就和姐姐瑪麗成了品牌旗下的少女模特。

值得一提的是,霍普·希克斯還成了《緋聞女孩》(Gossip Girl)的原著小説《The It Girl》的封面女孩。

是的,上流社會出身的霍普·希克斯,就是典型的美國富家千金女,如假包換的“緋聞女孩”。

而13歲的希克斯在接受雜誌採訪時就已經放言——“如果娛樂圈道路不成功,那麼我會選擇從政。”

大學畢業後,在父親的推薦下,希克斯開始在伊萬卡的時尚品牌集團負責公共關係。

2015年1月,川普把希克斯叫到辦公室。然後告訴她:我正在考慮競選美國總統,你來當我的新聞祕書吧。

就這樣,霍普·希克斯在26歲時就已經全權負責川普競選的新聞公關事務。

2016年川普競選成功後,希克斯隨之入駐白宮,繼續擔任總統新聞祕書——而且是美國曆史上最年輕的總統新聞祕書。

新聞祕書的職責主要是負責與各家媒體打交道,對接媒體的採訪請求,安排專訪時間,發佈新聞稿等。

用美國資深新聞調查記者的話——伊萬卡更像是川普的妻子,而希克斯則更像是川普的女兒。

2018年2月,在國會調查川普“通俄門”的壓力下,希克斯被迫宣佈辭職。

希克斯離開白宮時,川普就像送女兒出嫁一樣,在在眾多媒體的鏡頭前,把希克斯高調送走。

同時,川普還給希克斯安排好了去處——到共和黨“黨媒”FOX電視台擔任公關副總裁,年薪100萬美元。

但不久之後,希克斯很快又重返川普身邊,重新加盟白宮團隊,被任命為“高級顧問”。

川普終於感染了

作為川普最親密的助手,9月29日她曾陪同川普搭乘空軍一號前往俄亥俄州參加總統辯論,9月30日又陪川普搭乘海軍一號前 往明尼蘇達州參加競選集會。

而在川普的影響下,整個白宮團隊平時基本都不戴口罩,不搞隔離,傳染幾乎是必然的。

此前白宮已經有一些高級職員感染了新冠病毒並康復,包括位置重要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副總統邁克·彭斯的新聞祕書凱蒂·米勒等,但很少有人跟川普有如此密切的接觸。

所以,果不其然,在霍普·希克斯確診的消息公佈後兩個小時,10月2日美東時間凌晨0點54分(北京時間中午12點54分),川普自己發推公佈:

“我和第一夫人的新冠病毒檢查報告的結果均呈陽性。我們馬上進入隔離和恢復過程。我們將一起度過。”

這個轟動性的消息一出,立刻震動了全世界。全球網友紛紛吃瓜看戲,各種令人捧腹的段子滿天飛。

當然,永恆經典的還是這個百改不厭的老段子:

醫院裏三個病人在聊天: “我上街支持川普,感染了,你呢?” “我上街反對川普,感染了,你呢?” “我就是川普。”

不過,對於跟蹤全球疫情的人來説,川普感染並不是新聞,川普遲遲不感染才是新聞。

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確診近750萬,死亡21.25萬人。

但還是那句話,本系列的讀者更應關注抗體陽性比例,也就是真實感染比例。

美國斯坦福大學阿南德(Shuchi Anand)博士領導的研究團隊9月25日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了一項針對美國1300多家醫院、超過28000名透析患者的血清樣本研究。

結果顯示,截至7月,美國成年人口的血清新冠陽性比例大約是9.3%。區域分佈差異,從人口稀疏的美國西部的3.5%,到人口密集、最先爆發的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27%。

紐約州的抗體水平最高,達到33%。也就是已經感染了1/3的人口。

而7月初美國的核酸確診人數還不到300萬人,按比例推算,目前美國的感染比例應已達到20%~25%,為全球大國中最高。

而其他幾個“全民感染大國”中,英國首相約翰遜、王儲查爾斯,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全部中招——現在就差莫迪了。

只要不做好防護,新冠病毒的威脅對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

在美國全民感染20%的大環境中,堅持不做防護的川普遲遲不被感染,已經是奇蹟。當然,現在終於破功了。

對詐還是死亡?

而就川普是“真感染”還是“假感染”。很多網民也展開了豐富的聯想。

不少人認為,如果是純演戲的“假感染”,對於川普而言,是一件三重騙局,徹底贏定拜登。

1、是騙取同情。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這種在領導人發生重大意外之後,支持率上升的案例在歷史上都反覆出現。

比如最先感染新冠病毒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在3月底宣佈後,其支持率飆升到72%~76%,創造出近幾十年英國首相支持率的最高紀錄。

2、是力證新冠無害。

過幾天他就可以宣佈痊癒,一個以身試毒、戰勝病魔的總統,可以向美國選民證明:

就像我説的,沒有人比我更懂新冠。我親自感染了,而且屁事沒有。這個病毒的危害,是民主黨和WHO編出來騙你們的。

而且我的身體很健康,至少比拜登健康。

3、是結合經濟反彈,徹底營造出新冠不足為懼的氛圍。

9月30日,美國商務部發布美國第二季度(4—6月)GDP複核數據——環比暴跌了31.4%。

這一創紀錄的數據是此前美國曆史上GDP最大跌幅、1958年第一季度近10%跌幅的三倍之多。

但市場普遍預期,剛結束的第三季度,伴隨美國商業活動重啓、就業恢復,GDP數據將大幅反彈。

而第三季度GDP毛估數據將在10月底發佈,這個“大幅反彈”的數據將有力助推川普選情。

反正騙一騙數學糟糕,認知很差的美國選民是夠了。

按照川普支持者的智商和美國一貫的選舉文化,以上的推演毫無問題。

川普的一塌糊塗

但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打選戰,要爭取的並不是己方鐵桿支持者,更不是對手的鐵桿支持者。

而是要説給中間選民們聽的,其次是動員己方支持者,當天一定要出去投票!

尤其是在美國,選舉勝負關鍵的是搖擺州的中間選民。

什麼是中間選民?説白了沒有什麼固定政治立場的選民,選誰更多憑感覺。

2016年美國大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中間派對現狀失望,寧願選個素人也想看到改變的想法。

FBI最後時刻調查希拉里,也是一個因素。但即便這樣,川普在幾個搖擺州的優勢仍非常微弱。

更重要的最終決定性因素是投票日當天,幾個搖擺州下起了雨雪。

希拉里的民主黨支持者不夠狂熱,不少人就懶得出去了。

而川普的共和黨支持者狂熱渴望改變,冒着雨雪出門投票,最終改寫了局面。

但在美國疫情和經濟一塌糊塗的2020年,瘋狂的川普已經丟盡了中間選民的支持。

一項調查顯示,在9月29日晚上的辯論開始時,拜登支持率55.4%:川普42.5%;

在辯論接近尾聲時,拜登57.8%:川普39.9%;而辯論結束後:拜登58.6%:川普39.8%。

在多家民調中,拜登的支持率都接近60%,顯示中間選民已完全倒向拜登。

在典型的撕裂式社會(40%支持A,40%支持B,20%中間選民)選戰中,這已經是壓倒性勝利了。

川普即使是真的純演戲的“假感染”,這些套路就會對這些已經絕望憤怒的中間選民起作用嗎?

美國大半年以來的疫情、經濟社會狀況已經給出了答案。

真假其實不重要了

還有很多人想到了當年曾有“3.19”一顆子彈,改變並逆轉選情。

但歷史並不會簡單重複,而是會有許多機緣巧合的複雜背景。

2004年陳水扁政權的表現最多隻是略偏無能,有一些拙劣表現,但之前的國民黨政權同樣無能,“中間選民”還沒有做出換人的決心。

陳水扁政權的一系列重大貪腐案要到第二任期的2006年才曝光。再之後,民進黨的選情就無可挽回了。

不瞭解具體情形,一味強行對比仿擬,是不對的。

所以,不管川普是“真感染”還是“假感染”,都已經不重要了。

更重要的恐怕還是美國疫情、經濟、社會民意的進一步演化,以及川普和對手拜登的真實身體狀況。

這才是下一步要真正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