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全球疫情大反彈死亡100萬!然而揭示了最終結局!
4方

唐駁虎:全球疫情大反彈死亡100萬!然而揭示了最終結局!

2020年09月27日 19:36:33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9月27日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達3300萬例,死亡100萬例。 面對第二波疫情反彈,大部分歐洲國家沒有出台控制人口流動或其他限制措施。 這些國家的基本共識是——無論如何不能回到第一波疫情時的“全面封鎖”狀態,否則將遭遇第二次疫情、經濟雙重危機。

2、歐洲國家不着急 最根本直接的原因是,第二波的疫情殺傷力大大降低,在新增確診人數大幅反彈的同時,病亡人數卻一直在下降。 經過半年,相當於10多輪病毒繁衍週期後,自然突變和現實篩選使得病毒的殺傷威力初步衰減。

3、人們不能像“接受”流感一樣,“接受”與新冠共存。 按基本同等標準的確診-死亡率來説,新冠仍然不低於1.5%,而流感只有0.15%。 目前,新冠病毒在隱蔽傳播、儘量不引起人們注意這個“技能點”上拓展得很成功,但在發症後降低死亡率,不要引發人們恐慌這方面,“改造”得還遠遠不夠。

4、從理論上,經過不斷演化和自然篩選,病毒毒力是可以進一步降低的, 新冠的死亡率會繼續降低。 但從現代醫學、公共衞生和人道主義的角度,在21世紀依然需要“自然篩選”和大量死亡來完成新入侵病毒的減毒,無疑是巨大的恥辱和荒謬。歐洲各國包括世界各地的疫情還會無限期的持續下去,不可能在近期內消失。

9月27日的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達3300萬例,死亡100萬例。

從夏末轉入初秋,在歐洲,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持續增加,引發各界對疫情反彈的擔憂。

第二波疫情席捲的歐洲

例如,法國正在遭遇新冠疫情的最猛烈反撲,近期日均新增確診病例超過1萬例,已經是3月底4月初第一波疫情高峯時(日均5000例)的兩倍。

| 法國日新增數值(顏色曲線為近7日平均數,下同)

| 英國日新增數值

| 西班牙日新增數值

在英國和西班牙,日新增病例也已恢復至春季第一波疫情時的水平(分別為5000、9000例)。

| 德國日新增數值

| 意大利日新增數值

在另外兩個歐洲大國德國和意大利,日新增數值也恢復到2000例 ,相當於春季第一波疫情高峯的1/3。

| 捷克日新增數值

在一些歐洲國家,疫情的反撲更為猛烈。例如捷克,春季疫情日均新增確診不過200例。現在已變成日均新增2000例,擴大變成了10倍。

考慮到捷克人口只有1065萬,是其他6000萬人量級歐洲大國的1/6,疫情顯然更為猛烈。中國文化與旅遊部發出的旅行警告,並非空穴來風。

當然,不僅捷克,中歐和南歐的一些國家,例如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波黑、希臘等,春季疫情不嚴重,現在日新增確診都擴張到了春季的10倍量級。在歐洲,比春季疫情有明顯增加的國家還有丹麥、荷蘭、波蘭。基本接近的還有芬蘭、挪威、比利時、奧地利、葡萄牙、塞爾維亞等國。

在最近一週,日均(近7日平均數)新增病例數在1000例以上的歐洲國家,除了英德法意西五大國以及捷克,還有2000例的荷蘭、1500例的比利時、1300例的羅馬尼亞、1000例的波蘭、3000例的烏克蘭,以及常常不算歐洲、自成一家的俄羅斯。

詭異的四大疫情大國

| 伊朗日均新增數值

再來看看歐洲之外的一些疫情大國。

伊朗自從5月份“放棄治療”後,日均新增確診反彈回2500例。近期又躍上了3000例,超過了3月底的疫情高峯。

| 俄羅斯日新增數值

同樣在5月“放棄治療”的還有俄羅斯。

不過詭異反常的是,在國內並未清零就解除管控之後,俄羅斯新增確診卻一直在緩慢下降,從日均新增10000例,逐步下滑到5000例,近期也只是略有反彈。

| 美國新增數值

美國的新增確診人數在7月底達到日均70000例的高峯後,下滑減少到40000例。

| 巴西新增數值

巴西在較長一段時間(7、8月)處於日均新增確診4~5萬之後,也於近期回落到日均新增3萬。

| 印度新增數值

印度在9月中旬達成日均新增確診9萬的峯值後,近期也有所下降。

不過當下的一個現象卻是有人着急,更多人很淡定。

面對疫情第二波反彈,大部分歐洲國家沒有出台控制人口流動或其他限制措施。“球照踢、工照做”,而且學校照樣開學。

這些國家的基本共識是——無論如何不能回到第一波疫情時的“全面封鎖”狀態,否則將遭遇第二次疫情、經濟雙重危機。

為什麼他們不着急

為什麼這些國家不着急?

最根本最直接的原因便是第二波的疫情殺傷力大大降低,在新增確診人數大幅反彈的同時,病亡人數卻一直在下降。

現在翻回去看與新增確診曲線相伴的新增病亡人數曲線,可見出現了明顯的背離。

英、德、法、意、西五個歐洲大國,近一週的日均病亡人數分別是30、9、60、19、106人,除西班牙較為嚴重之外,其他國家很難以此讓民眾重回封鎖狀態。

在上一篇分析印度疫情的文章中,就首次簡單提到了一個新動態——

經過歷時半年的人間傳播,相當於大約10多輪病毒繁衍週期,經過自然突變和現實篩選,病毒的殺傷威力初步衰減。

當時不少人不相信這個結論,主觀武斷地認為是印度疫情造假。

這裏同時引入美、俄、巴、印四個疫情大國,英、德、法、意、西五個歐洲大國以及瑞典,還有伊朗、墨西哥兩個發展中國家同時也是疫情高發國,還有在中國之外防控算是做得不錯但始終並未真正切斷疫情傳播的韓國,一共13個國家的數據,進行分析。

大片大片的原始數據,是看不出任何趨勢的,因此必須經過計算、分析。

首先要先將三個階段的確診-病亡率分別單獨計算。

| 一階段確診-病亡率(疫情爆發-4月底)

| 二階段確診-病亡率(4月底-6月底)

| 三階段確診-病亡率(6月底-9.25)

除了英法曾做過數據核驗調整,大部分國家的數據都是連續的。

確診標準在同一國家之內理論上也是統一的(但實際上還是會有很多變動),同一國家的人口老齡化程度、醫療救治條件短期內也是不變的,這就有了分析的基礎。

計算每個國家不同階段的確診-病亡率變化,這就得到了我們想要知道的量化數值:

從表格中可以直觀地看到,俄羅斯的病亡率變化最為詭異,二階段增加到一階段的177%,三階段更是增加到238%。比起一階段極低的病亡率不降反增。

從數值上看,俄羅斯的病亡率從主要國家中最低的0.92%,持續增加到近2.2%,接近巴西的水平。

這是俄羅斯的醫療條件突然大幅下降了嗎?是俄羅斯人口突然老齡化了嗎?當然不是。

結合俄羅斯詭異的確診人數新增曲線——5月份全面解除封鎖之後,不增反降,一路走低。就可以得知,比起4~5月期間較為充分的檢測,俄羅斯在解除封鎖後,核酸檢測也不再普遍嚴格,進而減少了確診人數增長,尤其是輕症無症患者的基數。

但是,重症患者和病亡患者則不會有那樣的降幅。

排除了俄羅斯和其他幾個國家因為檢測變得不充分的不正常增加數據,歐洲幾個國家則有異乎尋常的大幅降低。

這主要是一階段疫情大爆發,醫療系統全面超載,不少中青年、輕症無症患者未獲檢測確認,減少了確診人數的基數。

目前德、法、西的確診-病亡率已從春季的近15%大幅下降到0.6%左右。

在醫療條件、老齡化程度未有大幅變化的情況下,實際上説明的是春季檢測嚴重不足,而近期檢測系統擴容較快,檢測程度已較充分,擴升了確診基數。

而伊朗、墨西哥的確診-病亡率仍維持在近7%、10%的高位,説明這兩個國家的檢測仍是很不充分的。

大半年下來,本系列的讀者都應該知道,各方媒體熱衷播報的“確診人數”,僅僅是一個輔助性的參考,受制於檢測充分程度的千差萬別,這項數據的變動性非常大,參考性非常一般。

只有病亡人數,相對標準更客觀可信一些,當然也有侷限性。

只有把各方面的數據縱橫對比,減少干擾因素,深入分析之後,才能獲知疫情的更真實面貌。

排除了“檢測深度”的變動,從世界主要疫情國家的總趨勢能夠看出,在同等條件下、二階段的確診病亡率降低到了一階段的60%、三階段降低到了40%。

像美國、巴西、印度這些檢測不充分的國家,大致從5%降低到了2%。像韓國這樣檢測相對充分的國家,則從2.4%降低到了1%。

新冠病毒的演化趨勢

但即使是“檢測相對充分”,也只是相對而已。不可能僅用核酸檢測的辦法找出全部曾感染者,只有抗體檢測才可以。

從印度一直在抽檢的抗體數據看,現在曾被感染的人數已經可以是核酸確診人數的35~40倍。

比起上半年時所核驗的10倍左右差距,可以認為D614G等變異,在加快傳播的同時,也降低了毒性,讓症狀變得更加不明顯,乃至產生大量的無症狀人羣。

這意味着新冠病毒真實的感染-死亡率可能已經低至0.05%,已經接近於流感——每年冬天約50%的人感染,10%的人發病較明顯,最終0.015%的人——每1萬人中有1.5個老人因流感帶來的併發症去世,感染-死亡率為0.03%,症發-死亡率為0.15%。

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年冬天都是病亡尤其是老年人病亡的高峯期,冬季的死亡人數是夏季的1.5倍左右。

但這是否意味着人們能夠像“接受”流感一樣,“接受”與新冠共存?

顯然還不能。

按基本同等標準的確診-死亡率來説,新冠仍然不低於1.5%,而流感只有0.15%。差異仍有10倍。(這裏的確診標準都是症狀明顯,需要求醫問藥;而非經過充分檢測,把輕症無症等攜帶者也查出來,擴大基數)

改用熟悉的10萬人感染模型,則更加直觀明顯。

這説明,經過大半年的演化與自然篩選,新冠病毒在隱蔽傳播、儘量不引起人們注意這個“技能點”上拓展得很成功。但在發症後降低死亡率,不要引發人們恐慌這方面,“改造”得還遠遠不夠。

儘管人、禽、畜共患的流感年年都來,始終不停地侵擾人類,每年還都引發約10%的人明顯症狀。

但在大部分年份裏,因為流感症發而導致死亡的比例很低(0.15%),因此大部分人也就不已為意,甚至一無所知了。只有嚴格的公共衞生統計才能揭示流感對人類侵襲的嚴重性。

這就是觀感的不同。

冠狀病毒的減毒歷程

那麼,新冠的死亡率還會繼續降低嗎?

從理論上,經過不斷演化和自然篩選,病毒毒力是可以進一步降低的。

到目前為止,大約有15類不同冠狀病毒被發現,能夠感染多種哺乳動物和鳥類。至於可感染人的冠狀病毒,除2019新型冠狀病毒,還有另外六種。

其中四種會引起普通的感冒症狀,分別為229E、NL63、OC43、HKU1;剩下的兩種則是令人聞之喪膽的SARS(非典型肺炎)以及MERS(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

目前能引發人類普通感冒的近20種常見病毒中,就有這4種冠狀病毒。有20%到30%的感冒就是由這4種冠狀病毒引起的。

從理論上分析,229E、NL63、OC43、HKU1這些冠狀病毒在初次進入人類世界之時,也會引發嚴重的症狀和死亡。

事實上也是。

OC43是1967年在英國索爾茲伯裏發現的。現在把它的序列與在其他動物身上的毒株進行比較,研究人員得出結論,OC43肯定起源於牛或豬。

進一步通過突變率逆推計算,生物學家們計算出,OC43進入人類的跳躍發生在1890年左右。而流行病學歷史已經找到了這次大流行——

1889年,最初在中亞爆發的一場疾病蔓延到了全球,引發了一場大流行,並且一直持續到次年。

這種疾病會讓患者發燒和感覺疲勞,並導致全球大約100萬人死亡。這次流行疾病通常被歸咎於流感的範疇,並且被稱為“俄羅斯流感”。

現在我們可以知道,1889~1890年的這次疫情肆虐,實際上就是OC43進入人類世界。但這種病毒現在只會導致普通感冒,並沒有嚴重後果。

同樣,NL63的相似毒株在豬、貓和蝙蝠身上被發現。通過計算,它們在563年至822年前擁有共同的祖先,此後分化的病毒在13世紀到15世紀的某個時候跨越到了人類。

另外,NL63和新冠都是靠細胞的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入侵,這種受體在肺和腸道中大量存在。

229E病毒的計算結果則是在1686年至1800年間的某個時間節點,從蝙蝠跨越到了人類。以上這些,就是生物學一門新門類——計算生物學的效能與貢獻。

2005年,在香港一家醫院一名71歲的肺炎病人身上發現了第四種普通感冒冠狀病毒HKU1,一度引發醫學界緊張。但之後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現記錄。

它的近親似乎是一種齧齒動物冠狀病毒,由於差異較大,尚無法計算出它是什麼時候開始感染人類的。

但與1889年入侵的OC43和18世紀入侵的229E相比,13~15世紀入侵的NL63和HKU1患者嚴重程度更低,這表明前兩者在人類種羣中有更古老的根源。

僅從生物學、病毒學角度分析,每種冠狀病毒在首次傳染給人類時都是致命的,然後不斷減毒,以“更好地”在人羣中傳播繁衍。

如果新冠病毒持續存在,隨着時間的推移,它也會變得更温和。

這,就是病毒學的常識。而新冠疫情的大半年曆程也最後證明了這一點。

現代視角的新冠疫情

但從現代醫學、公共衞生和人道主義的角度,在21世紀依然需要“自然篩選”和大量死亡來完成新入侵病毒的減毒,無疑是巨大的恥辱和荒謬。

2020年的新冠入侵,和1890年的OC43入侵,都已經造成了100萬人死亡。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歐洲各國包括世界各地的疫情還會無限期的持續下去,不可能在近期內消失。

印度、印尼、巴西、南非、祕魯,超半數中央部長已感染,印度的鐵道部長、核彈元勳都因此病亡。

在放任病毒傳播的同時,美國、歐洲、印度、俄羅斯、拉美,今年的經濟也是徹底涼了。韓國、越南好一些。中國將是唯一的正增長國家。

對於全世界極少數靠社會組織和公共衞生動員,在短短1-2月內徹底清除社會面病毒的中國而言,接下來能做的就只有繼續把好國門和加快疫苗生產。

新冠入侵對全世界的影響,預計還要持續3-5年。

疫情的最終結局,如果疫苗不能徹底普及,清除這個病毒的話;最後就是如很多專家之前所預測的一樣,最終變成一個普通冠狀病毒,在人類中流行,就像普通感冒一樣。

但是,在這個最終減毒的過程中,還要付出很多人生命的代價,這真是人類世界的無奈和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