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婚被保護?女性單身生育要罰款?民法典壓根不是這麼説的
4方

騙婚被保護?女性單身生育要罰款?民法典壓根不是這麼説的

2019年12月24日 21:42:05
來源:瞰天下

昨天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開幕,大家期待已久的完整版中國民法典草案亮相。 民法典草案共七編,其中,

婚姻家庭編最廣受矚目、討論度最高。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在民法典中並非權重和份量最重的一編,但卻是與我們每個人聯繫最緊密、知曉度最高的一編。

由於婚姻家庭編草案的完整版剛剛亮相,大家對其還一知半解,許多網友甚至大V也出現了片面甚至錯誤解讀,鬧出不少笑話。

還有網友被“忽悠”得恐婚反婚了,甚至下定論説新婚姻法壓迫女性。

今天我們就帶大家看看,婚姻家庭編草案裏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到底是怎樣規定的。

“被結婚”還無力反抗?

首先,第一位網名為“遇見吳傑臻”的博主犯了無中生有的錯誤。

這裏擬刪除的僅僅是草案中的一個條款。而非我國現行法律的一部分,事實上,我國現行法律根本沒有“以偽造、變造、冒用證件等方式騙取結婚登記的,婚姻無效”的規定!

其次,他沒有看到刪除這一條的邏輯。因為我國現行婚姻法的結婚條件是實質要件,也就是説主要看相關的硬條件。比如:

(一)重婚的;

(二)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係的;

(三)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後尚未治癒的;

(四)未到法定婚齡的。

吉林大學法學院教授李洪祥指出,加上這個規定,不符合婚姻法的基本法理邏輯,而且婚姻無效的指向不明確,是實際結婚的兩個人的婚姻無效還是被冒用證件者與另一方的婚姻無效並不清楚。此外,在一定程度上會縱容以偽造、變造、冒用證件等方式結婚。

有的專家學者對此提出,以偽造、編造、冒用證件等方式騙取結婚登記的情形較為複雜,其中既可能有重婚、未達到婚齡等問題,也可能僅是違反結婚登記的形式要件,不宜一律認定為無效,可以在實踐中根據具體情況確定婚姻效力。

刪除是為了補充更詳細的規定,使之適用各種情形,修改法律適用範圍,針對的是之前認定失當的部分,不是法律本身。

那麼會不會出現博主所説的騙婚情況呢?

事實上,偽造、變造證件本來就可以根據情形給予行政處罰或者刑事處罰。而且李洪祥指出,被冒用證件者和另一方並沒有進入婚姻關係,這個婚姻和被冒用證件者沒有關係。關鍵在於被冒用者要能夠證明證件被冒用,比如證件丟失後要第一時間掛失,這樣,在證件掛失後被冒用證件登記結婚,有關機關應將被冒用者的婚姻狀況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代孕將要合法了?

這個討論來自於之前審議中,有意見建議同性婚姻合法化寫入民法典。於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必然導致代孕合法化的觀點大行其道。引發很多網友的恐慌。

甚至有網友專門私信提問李銀河,李銀河的迴應簡明扼要——兩者幾乎是無關的。其實我們用常識經驗可以判斷,女同性戀可以完成懷孕無需代孕,而男同性戀多選擇領養孩子。

衞生部第14號令,《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明文規定禁止代孕。

2003年制定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與人類精子庫相關技術規範、基本準則和倫理原則》也明確禁止了代孕技術的實施。

民法典、婚姻法從來沒有代孕的提法,説徹底刪除禁止代孕,哪兒來的?

不少網友指出,這也是不同羣體的複雜鬥爭博弈。

女性單身生育要罰款?

生孩子必須持有準生證,而獲得準生證的一個前提是有結婚證。非婚生育不符合國家計生規定,屬於違規生育,跟超生一樣,要繳納社會撫養費。這個是《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規定。無論對於男性還是女性,法律都不鼓勵未婚生育。

計劃生育是否合理在此按下不表,但未婚生育罰款不是一刀切的規定,是否要罰款,罰款標準是多少,則要根據地方規定來確定。

多省規定,未婚生育一胎後,在一定時間內補辦婚姻登記的,可以不徵收罰款。不是一定會被罰。

離婚後孩子能被前任隨便改姓?

離婚後更改子女姓名,需要徵得父、母、子女三方同意,從來沒有撫養一方可以單方面改姓的規定。

《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

《婚姻法》第二十二條:“子女可以隨父姓,也可隨母姓。”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19條:“父母不得因子女變更姓氏而拒付子女撫育費。父或母一方擅自將子女姓氏改為繼母或繼父姓氏而引起糾紛的,應責令恢復原姓氏。”

離婚冷靜期是為了不讓女人離婚?

離婚冷靜期,這個確實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中存在,但是可不是為了“迫害”已婚女性。

婚姻家庭是社會的基礎細胞,對社會穩定與和諧發展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據民政部發布的《2017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7年全國各級民政部門及婚姻登記機構共依法辦理結婚登記1063.1萬對,比上年下降7.0%;而依法辦理離婚手續的有437.4萬對,比上年增長5.2%。且據統計我國自2015年起已呈現出離婚率大於結婚率的趨勢,大量家庭陷入不穩定狀態。

反觀協議離婚冷靜期制度的設立,確實體現出了《民法典》對社會消極現象的極大關切,其對於偏激的“婚姻自由觀”將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也會規制近年來所出現的比例極高的“閃婚離婚”“衝動離婚”等現象,在家庭破裂前再拉雙方一把。

結婚對象隱瞞疾病騙婚也得忍?

此前提請審議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三審稿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者人民法院請求撤銷該婚姻。此次提請審議的草案對此修改為,由人民法院統一行使撤銷權。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王軼對此評價道:“家庭關係的核心和基礎就是夫妻關係。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無效婚姻的撤銷權交給人民法院這樣的司法機關來行使,其審慎程度是遠高於婚姻登記機關的。這體現出民法典在立法理念上對‘家庭’的高度重視。”

王軼同時表示,現實中對於“重大疾病”的具體名類難以明確規定,因此該條款具有相對開放性,授權法官在審判實踐中積累經驗和共識。在判斷是否構成足以撤銷婚姻的重大疾病時,法官一定要徵求相關領域人士的專業意見,作為個案處理判斷的重要依據。

婚齡要往低調整?

草案對法定婚齡男不得早於22週歲,女不得早於20週歲,暫不作修改。沈春耀表示,現行法定婚齡的規定以為廣大社會公眾所熟知和認可。如果進行修改,屬於婚姻制度的重大調整,應在進行充分的調查研究和科學的分析評估後,再定。

另外,同性婚姻合法化話題也被廣泛討論,這次草案中沒有相關修改,很多網友表達了失望,但我們要知道,婚姻制度的改變是一個十分具體而複雜的系統工程,涉及到税收、領養等具體政策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網友都表達了自己對同性婚姻的態度,大多表達了自己對不同性取向羣體的尊重與理解。

新聞背景

民法典被稱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民法調整的人身關係和財產關係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直接關係到人民羣眾的切身利益和社會的生產生活秩序。我國曾於1954年、1962年、1979年和2001年四次啓動民法制定工作,都因種種原因沒有取得實際成果,繼而採取“批發”轉“零售”的辦法,確保先制定民事單行法。

民法典草案共7編,依次分為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以及附則,共1260條。

其中,總則編基本保持了民法總則的結構和內容不變,對個別條款作了文字修改;物權編主要完善了居住權制度,完善流押、流質的有關規定;合同編刪去了違約方申請解除合同的規定,禁止高利放貸,並完善保理合同、建設工程合同有關規定;人格權編主要完善了性騷擾有關規定,完善隱私的定義;婚姻家庭編進一步明確了近親屬範圍,合理確定無效婚姻的情形,明確對隱瞞重大疾病婚姻的撤銷機關;侵權責任編完善了網絡侵權有關規定、高空拋物墜物責任規則。

(本文綜合自中國人大網、光明日報、央廣網、微博等)